<progress id="djptd"></progress>
  1. <menuitem id="djptd"></menuitem>
  2. <tr id="djptd"></tr>
  3. <sup id="djptd"><small id="djptd"></small></sup>
  4. <menuitem id="djptd"><acronym id="djptd"><optgroup id="djptd"></optgroup></acronym></menuitem>

    尋訪“大白菜”:如何兼顧好種、好看、好吃、好營養

    2024-03-11 09:56:46 農民日報

      伴隨產業發展和消費升級,國內大白菜育種目標不斷升級,從過去重視“好種”到現在強調“好種”“好看”“好吃”“好營養”兼顧。品種專業化、宜機收和產品多樣化成為新時代白菜育種的新方向。

      我國已連續多年成為全球最大的大白菜生產和消費國。作為我國最具代表性的傳統原產蔬菜,大白菜憑借栽培面積最大、供應量最多、銷售時間最長等特點,成為當之無愧的“百菜之王”和“當家菜”,也是我國率先實現周年生產、周年供應的蔬菜,起到了穩定蔬菜市場的壓艙石作用。特別是在我國冬季冷涼的北方地區,地位尤其顯著。曾經,北方冬天的餐桌上蔬菜只有白菜、蘿卜和土豆,為了吃上一口大白菜,許多人天還沒亮就要去農貿市場排隊買。

      在過去的這個冬天,記者走進田間地頭、探訪鄉村蔬菜交易市場、鉆進運菜大貨車,追蹤采訪了大白菜從種到銷產業鏈上的人們,雖然現在冬季市場有上百種蔬菜同時售賣,且不得不承認,最愛囤白菜的那批人已經老了,住進樓房后,搬不動,也沒地兒存,更愿意隨吃隨買,但是,白菜依舊是許多人的生計,是他們過日子的信仰,牽引著他們的喜怒哀樂。

      不缺大白菜

      2024年年初的一天,凌晨0點多,零下十一攝氏度,河北省玉田縣趙家莊的趙強裹著迷彩軍大衣,縮坐在三輪摩托車上,兩手深深插進包裹車把的擋風被中,整個身子伏貼在車身上取暖,身后是600斤打包好了的“北京新3號”大白菜。他已經保持這個姿勢2個小時了,遠遠看車上像沒有人一樣。

      在玉田縣金玉農產品綜合批發市場的蔬菜交易廣場上,趙強是為數不多的菜農。他已經連續好幾年沒有在冬天的晚上來這兒了。每年立冬前后才是玉田大白菜集中上市的時節,到了這個時候他家的大白菜已經所剩無幾,這一車是家里最后還剩的。

      “自己吃不完,放著也浪費,尋思這兩天沒啥事,不如來市場碰碰運氣?!壁w強哈著氣跟記者說。

      三個多月前,趙強曾用三分錢一斤的價格在地頭賣過一批,畝產按一萬五千斤算,每畝才賣450元。趙強說2023年種白菜不咋掙錢,因為每畝成本就得1000多元。也就是在那個時間段,2023年11月-12月初,大白菜價格降幅明顯,甚至出現局地階段性賣難現象,引起各界關注。

      趙強只是這條鏈條上的一員。他平時并沒有查看大宗蔬菜價格的習慣,但是卻對供求關系比較敏感。綜合各方面信息,他也覺得市面上的大白菜確實比往年要多,在消費沒有大增的情況下,價格預期自然也難比往年高。

      供給量由種植面積和單產共同決定。根據農業農村部種植業管理司的數據,截至2023年10月,全國蔬菜在田面積同比增加了133萬畝。另外,2023年夏季部分地區遭遇暴雨,補種大白菜等短生育期的蔬菜成為首選,這可能是局部地區冬儲大白菜種植面積增加的原因之一。

      另外,偏暖的天氣對大白菜單產增加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國家大宗蔬菜產業技術體系大白菜品種改良崗位專家、北京市農林科學院蔬菜研究所研究員張鳳蘭說,2023年秋季偏暖,絕大多數大白菜產區都豐產了,就連受2023年夏季水災影響推遲種植“誤了農時”的地區,長勢也都不錯。

      玉田縣宸東玉菜園種植農民專業合作社負責人陶廣東發現,去年立冬前后收獲的大白菜較往年長得更大,成熟得也更快,往年收獲時期每棵凈菜5-6斤,這回每棵達到6-7斤,平均畝產較往年提升近20%以上。作為大白菜之鄉,玉田的這個冬天最不缺的可能就是大白菜。

      隨著時間的推移,市場價也在變動。這次,趙強想以兩毛一斤的價格賣出去,比立冬時高了一些。

      趙強還是第一次在深冬來金玉批發市場賣白菜。到了這里才發現,1月的金玉批發市場已進入淡季,一般凌晨兩點左右才有客戶進場。作為產地批發市場,如今的金玉批發市場以本地市場交易為主。供應外地的大型采購交易在近十年間逐漸繞開產地批發市場,直接在地頭進行。而此時來金玉批發市場賣本地菜的大多是散戶。

      又等了兩個多小時,凌晨2:20,一家河北唐山高校的食堂采購商開著貨車來進貨,終于接收了趙強的大白菜。從小三輪到貨車,趙強麻利地搬著一袋又一袋大白菜,碼放整齊,一臉的笑容。趙強當晚共計收入120元。

      很難僅用一個批發商的身份定義他

      為了摸清產業鏈上“白菜人”的生存現狀,年初,記者曾在玉田城北高速口上了王軒寧的貨車,跟他一起進京。王軒寧是河北承德人,個頭不高,每到秋冬季他都會來玉田收購大白菜。一輛5.2米長的貨車裝了8噸多“北京新3號”,一袋12棵,每棵6-7斤。這次他預備在北京八里橋批發市場報價每斤4毛。

      一個小時之前王軒寧還在地頭裝車。他說這個冬天格外冷。為了不讓菜凍壞,打包總是從正午開始,趕在太陽下山前結束。

      切根、剝葉、檢查、裝袋、扛運,在地頭一人高的簡易菜棚,類似流水線作業,富有節奏感。一般在下午4點前,也就是溫度下降至0攝氏度前,王軒寧就得裝車完畢。去菜站稱重后,就朝北京八里橋批發市場出發,那里有在固定攤位等著他的妻子。他和妻子在八里橋批發市場租了個攤位做批發,主要經營大白菜?!耙话闶窍挛邕\菜,晚上卸貨,第二天凌晨開始賣直到早上6點,這樣北京市民當天就能吃到這批菜?!?/p>

      進京賣菜的路,王軒寧走了十多年,但是很難僅用一個批發商的身份定義王軒寧的職業。大白菜從田間到餐桌,一般需要經歷產地、批發、零售三個環節。大型采購每個環節都由專人負責,分工明確。典型的田頭交易流程是,農民在田頭賣出大白菜,蔬菜經紀人對接下游采購商,并負責聯系收割、打包、運輸的工人和準備包裝材料,經紀人賺的是中間每斤1-2分的服務費。王軒寧說,這種方式對農民來說比較“省心”,在地頭就能結算,后續收割、包裝、運輸等環節農民能少費點心,由經紀人包辦。

      但是考慮到成本,王軒寧選擇直接找農戶收大白菜,相當于產地經紀人、司機、搬卸工和批發商他一肩挑。

      成本賬王軒寧算得很明白:每斤4毛的報價里,除開給農戶每斤2毛,還有單趟油錢400元、批發市場進門費390元和115元的高速費。為了能多拉幾噸大白菜,他選擇不走免費的綠色通道。此外還有打包的人工和包裝材料費。請人打包,工錢每人每小時20元。8噸菜,請10個人打包需要2個多小時。打包用的塑料包裝袋一個6毛5分錢,一車大概需要200多個。這樣算下來,一斤賺的7分錢就是夫妻倆的辛苦錢。利潤多少主要看銷量,遇上行情好,一車大白菜不到兩三天就賣完了,也有一周都賣不完的情況,過期的損耗也得折算進成本里。

      長期對市場行情進行監測的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統計部經理劉通介紹,去年冬天,蔬菜出現了一茬壓著一茬接續上市的現象,我國鮮活農產品早已具備跨區域調配、跨季節銷售的特點,常規年份不同緯度的產區基本能實現銜接上市,但這回在前期異常偏暖天氣的影響下,不同產地蔬菜上市供應期出現重疊,大白菜表現得尤為明顯。

      供應量會直接體現在賣菜的速度上,王軒寧估計,這回拉的一車得賣上一周。他說湖北等華中地區大白菜也在集中上市期,比起華北地區的冬儲菜,華中地區新上市的菜更新鮮,成本可能還更低?!笆忻嫔喜硕嗔?,賣的自然也沒法兒快?!?/p>

      陶廣東60歲了,還擔任著玉田縣前獨樹村黨支部書記,這個村位于當地蔬菜種植核心區,有近60%的人口從事蔬菜種植產業。陶廣東的信息渠道主要靠多年積累的同行和客戶。他說未來打算少種一些,因為行情不好說,村里的事兒也不少,忙不過來了。

      “尖貨”與“大路貨”

      進入深冬,在玉田地頭已經看不到大白菜了。汽車行駛在村路上,只有少數收割時切掉的白菜根和剝下的白菜葉還留在地里,偶爾有幾只羊過來啃。

      “啪——”王金福打開了半地下菜窖里的燈,原先淹沒在黑暗里的紫白菜一下子顯現出來。只見碼放有一人高的紫白菜分列兩邊,中間留出空間正好夠一輛貨運三輪車穿梭其中。這個長86米、寬12米的菜窖最多能放60畝地的菜,現在窖里空了大半。王金福的這批菜在農歷年前賣出大部分,留下一小部分是為了等待價錢更好的時候,他打算在3月中旬前逐漸出清,“因為所有的貨物集中上市都沒有好價錢?!?/p>

      46歲的王金福是靠在金玉批發市場做蔬菜經紀人起家的,膽子大,信息渠道多,頭腦靈活。即使語言不通,在國外一個熟人也沒有,他也敢單槍匹馬去蒙古國、俄羅斯等國拓展新客戶。他說牢記匯率、認識貨幣,就不怕上當。他也是當地第一批種植紫白菜的村民?!?年前,全國都沒多少人知道且敢種。物以稀為貴,要做就做市場上稀有的品種?!?/p>

      多年的蔬菜經紀人生涯讓王金福對市場和消費變化很敏感?!按蟊娀拇舐凡?,因為經濟實惠,都是年紀偏大的人愛買。這些人即便有積蓄,也舍不得花,要給子女留著。所以我就想改變策略種特色菜,瞄準那些愛嘗鮮,想吃健康有營養、口感特別的,并愿意為此花更多錢的年輕人?!?/p>

      剛開始種紫白菜,王金福心里也沒底,他并沒有種植特色品種的經驗。一個合作出口的老客戶告訴他,說有一種紫色的白菜,在國外賣得很好,他就動了心,抱著第一年成本打水漂的心態試了試。好在紫白菜田間管理與“北京新3號”差別不大,增加的成本主要花費在種子上。

      紫白菜每畝成本為3500-4000元,是當地廣泛種植的“北京新3號”成本的2-3倍,但收益卻高不少,2023年大白菜價格低迷的時候,紫白菜地頭價也能賣到每斤2元左右。王金福興奮地向記者展示他與客戶的聊天和收款記錄,2023年6月7日他曾以18元/斤的價格賣給客戶15箱,每箱25斤,快遞費580元,一共收到7330元?!昂枚嗳艘宦犨@個價,就說我吹牛皮,我就把這個給他們看?!?/p>

      2021年擔任村支書后,王金福更加篤定,種植特色品種是對抗“大路貨”低迷行情和帶動村民致富的法寶。從第一年試種4畝,到2023年他所在的合作社已經有40多戶共種植了500畝紫白菜,今年估計面積還要擴大。

      能賣上好價的白菜幾乎都瞄準中高端市場,有穩定的下游客戶,比如王金福的紫白菜和玉田當地的國家地理標志保護產品“玉田包尖”。記者了解到,多家售賣“玉田包尖”的農戶一般都與大型精品商超簽訂了長期合同,按協議價走貨,禮盒裝的白菜一棵能賣十幾元。

      擠不進中高端市場的白菜很多時候只能隨行就市,從數量上來說,這些普通白菜是絕大多數。它們關聯著大部分菜農的生計。在整體供應充足,市場消費量無明顯提升的情況下,如何擺脫“豐產不豐收”的窘境依然是個問題。

      對于王軒寧這樣每車利潤相對固定的中間商來說,比起特色菜,他還是愿意銷售普通大白菜,原因是“要的人多、量大、走貨快”,這對于走薄利多銷路線的他來說再適合不過。

      “特色菜價格波動的幅度可能更大,一旦推廣開來,種的人多了,要的人沒增加多少,價格馬上就下來了?!蓖踯帉幏治龅?。

      “干到干不動為止”

      目前北方市場上常見的白菜品種就是趙強、王軒寧和陶廣東都在售賣的“北京新3號”。如果說大白菜屬于蔬菜里的“大路貨”,那“北京新3號”就屬于“大路貨”里的“大路貨”,是追求極致性價比的人眼里最為經濟實惠的那類菜。

      “別看現在‘北京新3號’價格低,曾經地頭價能達到六七毛錢一斤,一畝地農民能賺大幾千?!蓖踯帉幗榻B,過去無論是種地的農民還是中間商,靠這個品種都賺到過不少錢。

      1996年,張鳳蘭研究員帶領北京市農林科學院蔬菜研究中心的白菜育種團隊成功選育并大面積推廣“北京新3號”,該品種屬中晚熟一代雜種,在2001年通過了國家審定,是我國蔬菜行業第一個獲得植物新品種授權的品種。

      “這個品種的誕生是為了滿足當時的消費需求,解決產業中的問題?!痹?0多年的大白菜育種生涯里,張鳳蘭對培育“北京新3號”的印象格外深刻。20世紀八九十年代,我國許多大白菜品種抗病性較差,產量較低,不適合長途運輸。而“北京新3號”則在抗病性、單產、商品性、耐貯藏、適運輸等方面提升了不少。

      “過去北方大白菜上面粗、下面細,而‘北京新3號’上下幾乎一樣寬,結球緊實,這使得其更適宜儲存碼放和長途運輸。凈菜率也高達80%。而且它的適應性很強,從東北、西北、華北到河南、安徽、江蘇,大半個中國都能種。還高產,畝產能達到8000公斤,還能抗病毒病、霜霉病,耐黑斑病、軟腐病?!睆堷P蘭說,“北京新3號”的田間管理并不復雜,就算以前沒種過,地力不夠肥,實現畝產一萬斤也不太難,因此推廣沒幾年就迅速受到各地菜農和消費者喜愛。

      張鳳蘭回憶,“北京新3號”在2010年之前尤其受到熱捧。當時種子供不應求,單位負責銷售種子的經理在秋白菜種子銷售季常常需要“躲”起來,因為好多人要找他“批條子”購買“北京新3號”。彼時科研院所的種子生產能力難以滿足激增的市場需要。曾經有河北唐山的一位種子代理商才離開北京市農林科學院蔬菜研究中心大門幾百米,便被等候在外的下游采購商把種子搶購光了。

      張鳳蘭說,隨著我國育種技術的進步、生產設施完善,原先不怎么種植白菜的地區也有機會發展起相關產業。如今自北向南,從東到西,大白菜在31個?。ㄊ?、區)均有種植。倒錐形、圓球形、梭形、炮彈形、直筒型、筍形、粗的、細的、紫的、黃的、綠的、黃綠的……目前我國光大白菜的登記品種就達到2900余個。單張鳳蘭的團隊通過現代育種技術培育出適合在不同季節、不同地域種植的品種就有100余個。

      伴隨北方冬季蔬菜供應的改善,大白菜這個曾經冬日里的“當家菜”,也開始面臨內部同質化和與其他種類蔬菜雙重競爭的局面。如何讓消費者在琳瑯滿目的冬季蔬菜攤上,多吃一些白菜,讓更多年輕人愛上白菜,對于從業者來說或將成為新的問題。

      張鳳蘭介紹,伴隨產業發展和消費升級,國內大白菜育種目標不斷升級,從過去重視“好種”到現在強調“好種”“好看”“好吃”“好營養”兼顧。原先重點突破抗病性和高產,在量的問題基本解決后,就開始注重好看的外觀,好吃的口感,具備商業性和更高的營養價值。品種專業化、宜機收和產品多樣化成為新時代白菜育種的新方向。有專門吃葉子的,有適合吃幫子的。針對腌制、炒菜、燉煮等不同用途,育種都要有針對性進行突破。

      雖然王軒寧也感受到了這些新變化,但回到他的現實,他還是趨于保守,依然期待“大路貨”的春天。北京蔬菜絕大部分來自外地供應,每天有數萬個像王軒寧這樣的中間商滿載著蔬果進入北京。為了方便賣菜,王軒寧和妻子在北京通州租了間房。

      高速公路上,王軒寧一直以每小時60-70公里的速度行駛,冬天天黑得早,周圍靜悄悄,兩邊的田地融入黑暗中。他說,這時候車不算多,0-6點才是貨車進京的主要時段。進入通州地界,在卡口刷完身份證后不久,便很快被霓虹燈包圍,層疊的立交橋,不間斷的喇叭聲,周圍一下子嘈雜起來。王軒寧頭轉向左邊給記者示意,那邊都是近幾年新建的商場和商業街,看起來現代感十足,他還沒逛過。

      王軒寧很好奇記者對未來大白菜行情怎么看,又說起上高中的女兒的前途,前前后后問了很多問題,既有希望也有擔憂。

      后來他撂下一句話,“不管行情怎么樣,也要干到干不動為止?!?/p>

      他說只要動起來就有機會賺錢,不然一停下來就得往外掏錢。等實在干不動了,他想回農村種地,他說到時候說不定在菜地里切菜根、剝菜葉的工人中就有他一個。

     ?。☉茉L者要求,趙強、王軒寧均為化名)

     ?。ㄓ浾?歐陽靖雯)

     

    中國食品報網友
    聯系電話:010-63392022 聯系郵箱 cnfoodcul@126.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編號1012021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京)字第09318號

    中國食品報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2018 by cnfood.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律顧問服務:北京愛申律師事務所  彭殷慶 (高級合伙人)律師13718820003

    亚洲va久久久噜噜噜久久|野花高清完整版在线观看|色偷偷av男人的天堂京东热|国产偷v国产偷v亚洲高清